游戏复游戏
  • 10«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6
  • 7
  • 8
  • 9
  • 10
  • 11
  • 12
  • 13
  • 14
  • 15
  • 16
  • 17
  • 18
  • 19
  • 20
  • 21
  • 22
  • 23
  • 24
  • 25
  • 26
  • 27
  • 28
  • 29
  • 30
  • »12
一个雷
2009-07-26 (日) | 編集 |
太久没拔草了,好荒凉。
但是最近没空画图,只好把以前披MJ在近水发的雷文贴一下当拔草……

以下乃日月文,很雷慎入。
【日月】萬年無憂


自他有記憶起,他便待在這個書房里未曾離開。

他的主人看起來冷漠而難以親近,每日埋首書中,不發一語。天氣好的時候會在書房徬邊的院子里練劍,偶爾會接到書信消失幾天帶傷而囬,偶爾也會有客人來訪。但是大多數時候這個地方總是冷冷清清的,就如同他主人。

客人之中有一人,來的次數不算頻繁,卻是每次都能牽動主人的情緒波動。

其實他喜歡這樣,喜歡那個人,因為這時主人會特別有生氣,總算像個人。

那個人會靜靜地与主人相擁,口中說的并不是甜言蜜語,每每叫主人又怒又急,喝道:“滾!”

那個人非但不滾,反而會更厚臉皮地貼上去,一句句“師弟”就讓主人的怒氣消散無蹤。

他擡眼,那個人正好奇地打量他,囬首問:“無慾,這株萬年果為何長得如此奇怪?莖葉皆血紅?”

主人道:“這是我當年在北方深山看到並移植至此,初時与一般萬年果長相無異,后來漸漸才變成這樣子,并不知道是何緣故。”

那個人沉默了一陣,道:“當年……”

主人打斷他搶道:“當年是我的過去,是組成現在的談無慾中的一部分,我並不后悔當年。”

那個人嘆道:“無慾,吾並無追究之意。只是害怕……”

他轉眼看著主人,主人眼中有著訝異。是在訝異那個人難得的剖白麼?

果然那人接着道:“吾只是害怕再次失去你……”

他看著他們靜默地相互凝視,然后擕手消失在書房門外。



那個人身上有一股濃鬱的香味,充斥在書房里數日不散。當時他不曉得這種香味是什么,直到很久很久以后,他才知道這叫蓮香。

他的主人時常在香味的包圍中久久失神,突然囬神,卻是對着他喃喃道:“萬年之果,精血養成,百年發芽,千年開花,三千年結果,稱為無憂。”

有鮮血澆在他身上。

“無憂……無憂啊……”



“無慾……”他睜眼,那個久見了的人正滿臉無奈地跟主人說話,主人背對著他,看不到神情。

“無慾,他時間不多了。”

“無慾,他不像吾等修道,有長長久久的生命。”

“無慾,他需要吾……”

“無慾……”

主人垂下頭,平靜道:“你去吧。”

“無慾……無慾,吾……”那個人嘆氣,終究說不下去,深深地看了主人一眼便離去。

主人囬轉頭看他,素來平靜無波的眼裏竟有絲絲脆弱。

“無憂,無憂,無憂。”主人取出藏在花架下的匕首,熟練地在手腕上劃上一刀,鮮血滴落在他身上。

“無憂無憂,當真食之無憂?”



主人變了。

變化並不明顯,他卻能看出,主人漸漸在變。

主人依舊每日埋首書中,依舊天氣好的時候會練劒,但他收到的書信越來越少,也不再外出,更無人來訪。

后來主人不再練劒,再后來主人不再看書。

主人鎮日盤膝坐在他身徬,不飲不食,只會用鮮血餵養他。

歲月是多么的漫長,漫長到他已經分不清日子年月。書房、外面的院落逐漸破敗,雜草叢生,了無人氣。

只有主人一直坐在他身邊。

他開始分不清,到底是他伴着主人,還是主人伴着他?

在他快要忘記這個問題的時候,忽又聞到久違的香味。

那個人驚訝道:“無慾,你……”

“我無事。”久未言語的主人聲音沙啞,“他去了么?”

“……是。”

“然后?”

“無慾,武林動蕩不安,他們需要吾。”

“嗯,你去吧。”

“無慾,等武林平定下來,吾就囬來和你一起好好過自己的日子。”

“……嗯。”

“無慾,這株萬年果開花了。莖葉皆紅,花卻是純白。”

主人略微睜開眼看他,道:“終于,開花了。”

“無慾,吾走了。你好好保重自己。”

“再見。”

那個人走了,主人竟也隨后離去,只剩他孤單地待在這裏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他一直一直孤孤單單。

到底過了多久呢?似乎有滄海桑田那么久……他結果了。

一只蒼白瘦削的手拈起果實。

是許許多多年未見的主人,他仍与舊日一樣,冷淡疏離的樣子。

“莖葉皆紅,花朵純白,果實無色無聞無味,有趣。”口道有趣,卻仍是平靜無波,如同一潭死水。

“無慾,你這些年哪裏去了?”那個人也出現了,也同是舊日的樣子舊日的香味。

主人瞇眼看他,道:“不記得了。”

“不記得?”

“不記得。我活得太久,什么都不記得了。”

那人無言,沉默良久,道:“無慾,武林安定,吾等可以去過自己的生活了。”

主人道:“我一直在過自己的生活。”

“但是無慾,當年你曾答應与吾一同歸隱,如神仙眷侶般生活。”

“我說過,我活得太久,什么都不記得了。”主人負手冷冷看那個人,“我連情感都忘掉了。”

“無慾,你在怪吾讓你久等了?”

主人不再說話,只冷漠地看那個人,看他,如同看蕓蕓衆生。

“你是真的……”那個人垂眸,“原來這世上只是外殼不變,實質一切都不同了。”

主人隨手摘下果實拋給那個人,道:“萬年之果,精血養成,百年發芽,千年開花,三千年結果,稱為無憂,食之忘憂。”

那個人怔怔接住,道:“原來……當初你种這株萬年果竟有這般用意。如今你再不需要了,卻是輪到吾……”

“緣聚緣散,萬般皆是命。”主人淡然語畢,翩然而去。

那個人捧着無憂果,痴呆重复道:“緣聚緣散,萬般皆是命……緣聚緣散,萬般皆是命……哈哈哈,緣聚緣散,萬般皆是命。哈哈哈!”

隨后也跌跌撞撞離去。

他闔眼,竟也不忍再看。



自此,他再無見過這二人,世上再無素還真,也無談無慾。
留言:
この記事への留言:
留言:を投稿する
URL:
本文:
密码:
秘密留言: 只对管理员显示
 
引用:
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
この記事への引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