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戏复游戏
  • 10«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6
  • 7
  • 8
  • 9
  • 10
  • 11
  • 12
  • 13
  • 14
  • 15
  • 16
  • 17
  • 18
  • 19
  • 20
  • 21
  • 22
  • 23
  • 24
  • 25
  • 26
  • 27
  • 28
  • 29
  • 30
  • »12
二夫人送的文
2009-02-13 (金) | 編集 |
情人节礼物=///=
虽然声明过很多次不准虐攻,但还是被虐了Q__Q
不过还是爱夫人>3<

以下极度麦丽素慎入。
PS1,作者说要声明她强烈鄙视玛丽苏但是被老伯逼良为娼。
PS2,不过还是写了出来嘛=-=~


卜爷的爱人节
by 闻烈

罗卜的爸爸爱算命,所以生了儿子叫做罗卜。罗卜在江湖上混得久了,终于被人从大根兄叫到了一声卜爷。为什么是卜爷而不是罗爷罗卜自己也不算很明白,但他觉得卜爷这个称呼是气派的,叫着舒服,老卜似乎也比老罗听上去顺耳许多。
于是大家也都从善如流,顺着卜爷的意思叫他卜爷。
卜爷还甚年轻,年纪既然轻,就应当要个好儿。年轻人要了个好儿,难免就有许多其他的好儿。譬如在轧姘头上,卜爷有许多经验之谈。而在娶老婆上,卜爷年轻轻也已经成效卓著。到他今年二十三岁止,已娶上了四个。
卜爷酷爱在节日巡游于宅院,这一天泉州码头上的红毛教士说二月十四也有一个节日,专门为桃花运而设。卜爷对这个节日大感鼓舞,不由得对人生的看法也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。虽然他一个月把初一十五、初二十六甚至四时节气也作为节日名目在府里发起巡游,以到处照料他旺盛的桃花,但今天是爱人的日子,卜爷决定好好照顾一下妻室们。
卜爷的妻室们有一个很与众不同的地方——大家都是未满三十的青年才俊。当然,都比卜爷要大,这可是很重要的——谁能没点爱好嘛。
寅时,卜爷来到了大夫人那森的院子。那森的宅邸离卜爷的宅邸有点距离,但卜爷毫不介意。当他满怀桃红色梦想走入屋内时,那森正在一堆经卷里奋斗。卜爷大声咳嗽以示出场,得到暗示的那森不负厚望地抬头相看。
“老卜,我在译经,坐。”那森扬手示意,手上梵文的经卷排山倒海似地蠢动着异域文字,卜爷大半都看不明白。谁说读书人穷酸,那森国子监出身,点入的翰林院,闲暇时专门翻译梵经,皇帝崇尚佛教,秃驴比盐商还要富得流油。卜爷一边旁观一边感叹那森之日进斗金,冷不防一抬头,又见那琳琅满目的奢侈之物多了几件,阳光下夺目生辉。
“好物件,好物件。”卜爷夸赞两句,立刻转入正题:“夫人,今日洋教士对我说——是爱人节,需要爱人的。”他含蓄提示,欣然见到那森两眼放光自经卷中站起。哗!眉清目秀,白衣翩翩,真美青年也。
卜爷十分开心,眼睁睁盯着那森轻轻一击掌:“是了,今天是这个日子!我听洋教士说过!”说完自衣柜里取出新衣,拾缀一番穿戴整齐,又向卜爷露齿一笑:“老卜!我要去见小昭、小婴、兰芳、玉指,你要不要与我同车?我送你去老二家里!”一挽卜爷的胳膊,拉着他一同缓缓趋出府邸。
一炷香光景,便到了地方。卜爷看看浑身簇新的衣裳,低头往前。走两步,就走过栅栏,又两步,已到了门口。推推面前的瓦屋小门,门里是床。床大,向窗,锦被一重重叠盖,想来也是又轻又软。暖阳明媚,淡淡笼在被中人的身上。卜爷仔细端详端详,飞快做出结论:“夫人斯文!夫人淡定!”
被中人伸出头,满脸云淡风轻、要睡不醒:“老卜?来了?上床。”笑容露出少许,十分亲善。卜爷心中再次评论:夫人斯文!夫人淡定!卜爷慷慨激昂、奋攘布衣、热血沸腾、意气风发。脱衣、退鞋、除袜,一气呵成,快逾闪电。矫健如怒龙出海、威豪似猛虎下山,说时迟,那时快,跳至床上、掀开锦被,直奔主题:“夫人——”
“澎!”地一声,臂交而腿缠,发错而气融,四只眼,牢牢对住,廿根指,扣在一处。卜爷张张嘴:“阿烈——”闻烈斯文,闻烈淡定,悠悠接口:“老爷!娶我的时候答应我什么?”卜爷龇牙咧嘴,浑身被压得动弹不得,只能回答:“江山万里图全卷!”闻烈亲亲卜爷的小脸蛋:“好!图在哪里?”卜爷忧郁着:“还没画得——阿烈,天长日久,我需要灵感啊。”闻烈不以为然,又亲一口:“没妨碍,图到,我是你老婆。随你压。图不到,你是我老婆,随我压——老卜,我听人说,今天是西洋人的爱人节……那兄回来要等入夜,不如我们庆祝庆祝?”
卜爷一个激灵,生出无穷力量,猛地轻功倍增,窜下地去,衣裳鞋袜顺手牵羊、反手牵牛,迅如鸿飞之溟溟,飙出瓦屋,路人甲有幸打酱油路过,惊遇卜爷之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速,遂为江湖上又一传奇,这是后话,按下不提。
奔出数十里,卜爷才觉于男性亦十分宝贵之贞操安全少许,蓦然间一个轻柔的声音响起:“客官留步,敢问三围、对人体艺术有兴趣否?今日爱人节,全部八折。”卜爷大喜回头,柔情蜜意在心头,低低呼唤一声:“夫人!”
身后站着的碧衣青年“咦”的一声,立刻显得更加温柔:“老爷好坏。刚刚调戏完大哥吗?”卜爷含情脉脉搂住,再搂住:“夫人,今天是爱人节!我们需要有些活动!”青年含情脉脉搂住,再搂住:“老爷!我听你的!”
一顿饭后,卜爷被安置在软榻上,饮茶,歇息,享受人生之乐,顺问:“非君,你在忙甚?”非君风情万种,拈笔微笑,于纸上纵笔疾走,不多时抬起头:“老爷,你喜欢胸大些,还是胸小些?”手抬处,一宫装美女赫然而现,满面餍足于软榻之上,饮茶、歇息,享受人生之乐。卜爷一哆嗦,正午阳光很大,非君含情脉脉的声音再度响起:“咦?老爷你怎么晕倒啦?不喜欢吗?老爷?”
申时,卜爷悠悠醒来。
“傻包?”卜爷眨眨眼,不会吧,他还没娶这位过门呀!虽然该干的,也都差不多干了,但是今天这个计划——似乎他不在内?蓝小四探头看看窗外,非君冲他挥手致意,转身纵马离开。
卜爷又闭上眼,想看看是不是在做梦,冷不防一阵冰冷贴着耳朵擦过。他吓得张开眼,就见到蓝小四的剑正好插在他的面前,闪亮亮如一泓秋水。
“傻卜!比剑!”蓝小四微笑,另一把剑拿在手里晃荡,伸脚踢在卜爷的屁股上。卜爷旋风般刮了起来,伸手夺剑。两人在斗室之中腾挪移转,长剑相磕,叮叮当当若馆娃回廊之响。剑光闪闪,更胜九天长虹。
申时……酉时……戌时……
筋疲力尽、天色大黑、口干舌燥、腹鸣如雷。
蓝小四和卜爷一起躺在地上,哈哈大笑。
“傻包,今天是爱人节……”卜爷如是说,蓝小四斜睨他一眼:“不准叫小名……今天这个节你收到什么啦傻卜?”
卜爷哈哈哈一阵闭上眼睛,蓝小四坐起来,一脚踩在他的肚子上。
“傻卜,回家吧。”蓝小四把卜爷扛起来,往外离了自己的地方。
晚风徐徐,春夜尚凉。蓝小四和卜爷东倒西歪,一路喝酒一路走,还唱着乱七八糟的歌:“本是贵公子,平生实爱才——”
怅怅之歌,漫漫而吟。
将亥时,卜爷总算到了家。
走进院子里,还拉着蓝小四的袖子,走两步,哦,院子里折花的是非君,掌灯的是闻烈,看书的是那森,还有一个——咦?还有一个?
“夫人?”卜爷喊了一声,正在石头边上擦靴子的是一向四海为家的四夫人寇洋,他也不知跋涉多少地方,脸上还有未擦净的尘泥。
蓝小四忍不住哈哈大笑,把卜爷推进院子。
洋教士坐在泉州码头,隔着不知多远地方,看着卜爷家上空飘起的烟花炸了个万紫千红。
爱人节嘛。
哈哈。
放轻松呀。
留言:
この記事への留言:
哇哈哈哈,欢乐!!
囧萌囧萌!
卜儿你真萌哈哈
2009/02/13(金) 14:05:23 | URL | 巴巴子 #Yw8.cxdc[ 编辑]
真不是一个普通的弱字可以概括
2009/02/13(金) 21:22:16 | URL | westsea #-[ 编辑]
我是没脸见人了。。。这奏是那后宫和乐图-A-|||
2009/02/14(土) 02:48:40 | URL | ag #-[ 编辑]

大爷我会好好疼爱你的
2009/02/14(土) 07:13:01 | URL | 卜爷 #-[ 编辑]
哦呵呵呵,卜儿爷乃真是风流老爷口牙
2009/02/15(日) 13:28:45 | URL | 小白君 #-[ 编辑]
哇喷!笑翻了!附议二楼大爷的点评XDD
2009/02/19(木) 10:06:41 | URL | TK #-[ 编辑]
为什么你的MJ那么透明,一眼就看穿了
2009/02/19(木) 11:48:49 | URL | 卜爷 #-[ 编辑]
留言:を投稿する
URL:
本文:
密码:
秘密留言: 只对管理员显示
 
引用:
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
この記事への引用: